Kou-kou

太好看了

Willy-Nilly-Milly:

我是咽气画师你们的蔻,第三回

堆完了...就这些了 和微博发的都一样!

想把ES的图的绘制过程录下来传一下B站,也不知道会不会实施 虽然抓本来就能看 但大概??和我一样经常点不开的人也很多(并且有的图我真的无论如何都点不开过程..........

既然在准备直播了我就想尽量准备了!是不是超级刻意23333

那今天就先这样!

【狮心组】白日梦组曲 03

超绝好顶赞了

pk_off:



       浴室在二楼,月永雷欧在二楼的楼梯口站了好一会儿,似乎在思考人生,突然又开始放声唱歌,被濑名泉一把捂住嘴巴塞进浴室里。


       “唔——咳咳,咳,inspiration被窒息了,伟大的曲子被窒息了——”


       “带着你的inspiration和世界名曲进池子里去,酒在你身体里发酵的味道传出来了,很难闻啊?”


       于是月永雷欧高高兴兴地一把拉开外套,扯下上衣——


       “等我出去了你再脱!!!”


       “好麻烦啊,你。”


 


       浴室在楼梯边亮着光,月永雷欧在门后面一边把水泼得哗啦啦响,一边哼着断断续续的拉德茨基进行曲的调子,让濑名泉疑心他正在浴室里和臆想中的幽灵打水仗。


       濑名泉擦去了楼梯上的水渍,把布洗干净,将牛奶和吐司放进冰箱里,火腿放到上层去解冻,切好的青瓜腌在玻璃瓶子里,放在冰箱上面等着第二天早餐取用。完事后他捡起桌上的文件夹,重新看了一遍节目的安排和谱子,时针跳过八,月永雷欧还没出来。


       一楼已经被昏暗笼罩,但是这屋里也没有几许人,二楼一个月永雷欧,在走廊旁边明亮的浴室里打水仗还是怎么的,一楼一个心神不定的濑名泉,更加不需要开灯,让这光照得自己无所遁形,黑暗对于孩童也许意味着未知和危险,但对于一个心乱如麻的人来说是安宁。


       落地窗边,大厅墙面上是落地的镜子,濑名泉借着落地窗外的微光将镜中的景象端详。他拉开外套的拉链,拉开皮带,露出衣服下面另一套紧身的黑色衣服来。练习之后与朋友小聚,太过匆忙,套上外衣便离开了。


       一片昏暗中他从镜中观察自己,朦胧的亮光勾勒出他的身形,或是黑色的紧身服将光线吸引。他立起身体,镜中如是,他毫不费力地将足背绷直,从脚尖到大腿的线条便突然张开,外面的光终于无法晕染他,一个干脆利落、锋利的舞者的剪影,平辈中再无比这更完美的线条。


       他用挑剔的目光打量着他自己,心中并无欢喜,而是一片平静,湖面下焦虑和迷惘交缠成暗流。节制的摄食、严格的训练、完善的生活可以雕塑一个人的身体,以达到暂时理想的状态,但是时间会改变一切。时间的水流冲刷出一个人最美好的体态,自然也将会将一个人最美好的体态改变。只待他不再年轻,青春的魔力消退,改变如潮水无可阻拦,既然已经是最完美,那么任何一点改变都是破坏。


       唯有一种东西永远不会到达阙值,将在时间中积累,并在失去旧日容颜的时候成为第二张面孔,称之为风格、灵感、气质,或者类似的别的东西,那种让维纳斯成为断臂的维纳斯,那种能让你从短暂的和美中跳出、成为永恒的东西。月永雷欧随手舍弃而濑名泉求而不得的东西。


       “哇,第一次见到你的表演,真是厉害啊。”


       濑名泉垂下腿,抬头看他:“只是一个常规的练习。”


       “真是刻苦啊。”那人毫无诚意地那么说,头发湿淋淋地垂在颈边,在领口洇开水渍。他站在楼梯的拐角,桔色的壁灯悬在他的头上。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刚才。”月永雷欧歪了歪头,一盆热水浇下去之后似乎把酒精蒸发了,那双绿色的眼睛微微弯起来,这一次再没有什么水雾染开他锐利的眼角,“我刚刚站在门边就在想了,大厅的墙上贴着好多芭蕾剧目的海报啊,而且还有那——么大的一面镜子呢,原来你是一个,哇哈哈哈哈!突然想到了有趣的——”


       “哦。”濑名泉干巴巴地说,“现在你看到了,我明天还有演出,你现在上去睡觉,不准梦游,不准说梦话,不准唱歌,醒着和梦里唱都不行。”


       月永雷欧没有转身上楼睡觉,很正常,他从来不会乖乖听劝,他非但没有去睡觉,甚至还抱着膝盖在楼梯上坐了下来。桔色的壁灯给他染了一层很居家的光,他头发湿漉漉地坐在楼梯上,俯视着濑名泉,或者说俯视着镜中那个昏暗的模样。


       “喂——你,和我一起组乐队吧。”他说。


       哈?


       太过震惊和荒谬,濑名泉连吃惊的表情都来不及露出来,就已经差点笑出声。


       他一个下午的努力都白费了,他自酒吧里出来时所努力不去想的那些事情,那些被他认为忘记对彼此都更加有利的物事,突然间自记忆中鲜明,就像从未被遗忘过一般,电吉他、列侬和柯本、ipod、斗殴、和一溃千里的败北,很滑稽,他们那个时候反而从来不碰酒精。


       “你的Othello看起来彻底完蛋了。”濑名泉说。


       “是我们的Othello,”他轻松地说,“早就完蛋了,我们来组个新的。”


       哦,这个笨蛋,自己在自己已经破灭的东西上又踩了一脚。濑名泉想。


       濑名泉忍不住刺了他一句:“那旧的不管了,是吗,国王大人。”话刚出口,他就几乎无法克制地对自己感到生气,为这个笨蛋徘徊、犹豫是对时间的极大浪费,他几曾如此狼狈。


       月永雷欧没有接下他的矛,他将下巴放在膝盖上,桔色的光让他看起来很柔和,他说:“‘国王大人’,真是熟悉的称呼,我以为你已经忘记了呢。”


       濑名泉想说这种事怎么会忘啊,又觉得这句话仿佛是一种示弱,于是生生吞下了。


       月永雷欧说:“不过,还是一样,我不喜欢这个称呼。”


       濑名泉尖锐地说:“那是当然,你连Othello也不喜欢。”


       空气突然凝固,这一次比下午的面面相觑更加糟糕,没有酒精也没有低温奶和吐司,他们俩一个人头发滴着水坐在楼梯上,一个人心情糟糕地坐在昏暗里,更糟糕的是,两个人都无比清醒。


       就像是过了很久,又像是仅仅是一秒,月永雷欧突然说:“我喜欢你啊。”


       他重复一遍:“和最喜欢不一样,是最最最喜欢。”他抓了抓头发,水滴在楼梯上,他又一次遭遇到了词穷,或者说词穷是他的常态:“啊啊啊啊好烦!语言是多么麻烦的东西!如果能用曲子唱出来就好了!我要唱个三天三夜,旋律是对世界的求爱,而语言一无所有!”


       濑名泉看着他露出一副苦相,好一副不知愁苦模样,但是月永雷欧当然——当然不是个笨蛋。于是濑名泉就想,你也该过得认真一点啊,至少说出口的话要认真一点啊,不然认真地听你说话的我不就像一个傻瓜。


       濑名泉说:“我不喜欢摇滚。”他觉得似乎应该再说些什么,解释或者什么,但是似乎又无话可说。


       “嗯——那么不做摇滚乐队呢。”月永雷欧轻快地说。


       “不要,不喜欢。”


       “你真是个麻烦的家伙啊。”月永雷欧说,若无其事地从楼梯上走下来,蹲在濑名泉面前,“不过没关系!因为我最最最喜欢你啦!”


       濑名泉快要笑了,但是他忍住了,想要伸手摸一下这湿漉漉的头发,也忍住了。


       月永雷欧平视了他一会儿,“来我的王国,”他说,“和我一起。”


       “不要。”


       月永雷欧终于像个小孩子一样鼓起了脸。


       濑名泉抓住他长长的发尾,拧出一把水,忍无可忍:“你快去把头发擦干!不要浪费我的感冒药!”


       “哦——”月永雷欧敷衍似的答,兔子似的蹦上去拿了毛巾,又下来对濑名泉说:“帮我擦吧,妈妈。”


       “不准喊妈妈。”濑名泉说,把毛巾甩上他湿漉漉的脑袋,慢慢地挤压着头发,吸去水分。“我记得吹风机就在浴室里。”


       “嗯,嗯。”月永雷欧答,一点不动弹,像是要把自己长在濑名泉跟前似的,当然,他从来不会乖乖听劝。






   -TBC-




*Othello(奥赛罗)都懂的



摸摸莱拉聚聚,期待她的名言ww

是说为什么要发图才能写字啊找了个这样的东西非常抱歉(
小学生都不如的文笔非常抱歉乱七八糟的排版非常抱歉基本上是咆哮体

摩柯摩柯不思议与青江君 repo

        这篇,超级可爱,从标题到正文都超级可爱,虽然是有点恐怖……!亲身实践实力无眠……(。玛莉的电话那篇真是吓得宝宝不要不要,但是真好看啊……!这篇的爸!实在!太俺得辣!很少能看见爸写的如此出彩的!不识人心,没有恐惧,像真正的神明一样,从不对他人真正关心,对任何事都无大所谓,因此才显得包容万物,这个解释真是好极,一个真正博爱/好脾气的人总是没有人的气的(不过后来爸的脾气也不是很好的样子揍大哥毫不拖泥带水实在太帅了不我是说对哥哥好一点)前不良的设定不仅不违和还带感至极
        jk四人组实力可爱!剧情逐层深入的感觉好棒啊!!,然后关于最后有所改变的两人,ps我觉得刻画角色变化还是很难德,写多了会跳脱,不变化又会空洞(隔空枪银魂),学会约束恐惧的江和知晓恐惧的爸这样的收尾real完整。还有虽然是师生但太太没有拿这个当伦理卖点真是难能可贵,两人从立场上的交集到当众秀恩爱没有很长篇幅的描写(该说基本没什么甜蜜w(但是从伙伴变情侣一点都不违和,估计是一同经历生死吧在such过命情谊的基垫下细水长流都是浮云。    
        之后配角也好灵啊亲友团太可爱了今剑哥哥太可靠了我好想听爸叫今剑兄长……,三明依旧安定实力美人,知道爷爷是帮手我立刻呼出一口气,真 呼出一口气。花鸟风月太可爱啦。非要挑猫饼的话,……青江的红眼挂好突然呀!最后的强行真剑虽然也有点突然但是太苏了我服
        总之这篇真喜欢一不小心又话唠()最后心疼一下爷爷,都给你们创造机会了连啵儿都不打一个,哥哥好担心哦

太太的DJ paro也好带感啊,太太喜欢石青真好,谢谢你写出来TvT,语言乱七八糟太对不起了(土下座